家長與學生推薦

ザキーヤと初めて出会った時のことを、今でも鮮明に覚えています。彼女は私に日本のこ

とや将来の仕事のことなどあれこれ質問してきましたが、私は答えるのに四苦八苦してい

ました。英語力のせいではなく、文化的な問題のせいでした。日本人は自分から発言する

よりも人の話を聞く側に回り、挙句、会話に入るタイミングを逃して、最後まで黙ったま

まになってしまうことが多いのです。でも、彼女は私に話をさせる術をたくさん持ってい

ました。彼女自身が外国に暮し、外国語を学んだ経験をしているので、私の英国留学を最

高のものにするためには何をどうすればよいのかを知っていたからです。私は今、通訳者・

翻訳者になっています。異文化の橋渡しをする仕事を選んだのは、彼女がその楽しさを教

えてくれたからです。大学でも教えているのですが、それは、私がザキーヤにしてもらっ

たことを、若者に教えたいからです。

我仍然清楚記得我們初次見面時的情境。Zakiyah 問了我很多問題,當中有關我將來的事業、未來發展以至我的國家,要回答這些問題實在不容易。這不是因為我的英語能力不好,而是因為文化障礙;正如其他傳統日本人一樣,我習慣聆聽別人,而不是表達自己。所以我們曾經遇上多次冷場,大家整段時間都保持沉默沒有說話。但Zakiyah用了很多不用的技巧來鼓勵我放開懷抱。因為她在學習外語和在海外生活上都有豐富的經驗,所以她明白應該怎樣善用我在英國學習的機會。我是一位口譯員/ 翻譯員。我選擇這份工作,希望能幫助日本和其他國家建立溝通的橋樑,當中的主要原因是 Zakiyah 讓我對文化障礙有更深的認識,也向我展示認識不同背景的人的樂趣。我現在也在日本的大學任教,因為我希望能把 Zakiyah 教我的傳授給年輕的下一代。

Nachi(來自日本松山)

—————————————————————————————————————————————–

J’avais 17 ans quand j’ai eu le privilège de rencontrer Zakiyah. Sa vivacité d’esprit, sa connaissance des langues et en particulier sa maîtrise du français m’ont aussitôt impressionnée. Puis, partageant nos impressions et nos expériences, son intelligence et son sens de l’humour ont confirmé mon sentiment que je rencontrais quelqu’un d’exceptionnel. Zakiyah m’a invitée plusieurs fois à Cambridge et a fait découvrir à la petite Suisse provinciale que j’étais le monde fascinant de cette université de renom. J’ai vécu grâce à elle des moments uniques. Enthousiaste et passionnée, elle désirait partager toutes les facettes (enseignement, socialisation, tradition, culture) de la célèbre institution avec un goût du détail et de la précision. Je ne sais pas si j’étais à la hauteur d’un tel privilège. Ce monde était si différent du mien. L’adolescence et ses souffrances ne m’avaient pas épargnée et la bienveillance de Zakiyah comptait bien plus que tout le reste. Je garde ces années et ces souvenirs précieusement dans mon coeur.

我在 17 歲那年認識  Zakiyah,她的智慧、對多國語言的認識,特別是她的法語都令我印象深刻,非常佩服。我們彼此互相欣賞,分享各自的經歷,更加擁有同樣的幽默感,令我感到我遇上了一個很特別的人。Zakiyah曾經帶我數度遊覽劍橋,讓我這個瑞士鄉下小女生大開眼界,認識到這所著名大學無比吸引的地方。她為我帶來獨特而難忘的體驗,而且她也充滿無限熱情,希望和我分享這所著名學府的每個面向,包括當中的教學、社交生活、傳統和文化,告訴我很多獨有的細節和事蹟。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特別幸運,因為這個世界和我的世界如此不一樣。我也曾經遇上過青春期的迷惘,那時候幸運得到Zakiyah的幫助才能安然渡過。那些年的珍貴回憶,會永遠在我心中。

Natalie (來自瑞士La Chaux-de-Fonds)

—————————————————————————————————————————————–

Als ich Zakiyah zum ersten Mal traf, war ich sofort von ihrem sprachlichen Geschick und der Leichtigkeit, in der sie sich zwischen unterschiedlichen Kulturen bewegte. Ihr Deutsch war beinahe besser als mein eigenes (ich spreche Österreichisch), ihr Französisch war einwandfrei, Ihr Italienisch und Spanisch fließend.  Ich erkannte bald, dass ihre Sprachbegabung von einer feinen Mischung aus Musikalität und der Fähigkeit herrührte, über ihren Bezugsrahmen hinauszudenken und -fühlen. Gleichzeitig hat sie ihre britische Identität nie verloren, einschließlich dem trockenen Humor, ihrem Gleichmut und der Kraft, mit der sie den Herausforderungen des Lebens begegnet. Da Zakiyah in unterschiedlichen Ländern studiert hat, weiß sie, was es für junge Menschen bedeutet, im Ausland zu leben – oft weit entfernt von Familie und Freunden. Sie ist gut darauf vorbereitet, einem Gast die Vielschichtigkeit der britischen Gesellschaft zu erklären und ihm/ihr zu zeigen, wie man sich in ihr mit Leichtigkeit und Anmut bewegt, während gleichzeitig Ergebnisse rasch und effizient erzielt werden. Als Mutter von drei Söhnen weiß sie, wie unterschiedlich die Bedürfnisse von Kindern sein können. Ich würde nicht zögern, ihr mein eigenes Kind anzuvertrauen, wenn es in  England leben würde.

在我初次認識 Zakiyah 時,就立即對她的語言能力十分欽佩,而且她更可以自在地運用對不同文化的認識,非常難得。她的德語幾乎比我自己 (奧地利)的方言更好,法語無可挑剔,意大利文和西班牙都非常流利。後來我才知道她學習外語的技巧,給合了她的音樂細胞和超越自身思維的感受能力。但同一時間,她又從來沒有捨棄過自己的英國文化,包括她的英式幽默,對一切泰然自若的態度,以及她在面對人生挑戰時的無限幹勁。因為 Zakiyah 曾經在多個不同國家中生活,她明白到年輕人在海外生活所遇到的問題,特別是當他們要遠離家人和朋友。對於初到貴境的客人,她也能夠仔細地解釋英國社會的複雜文化,展示怎樣可以輕鬆地處理生活難題,快速有效地達到所要的結果。作為三子之母,她明白到不同的年輕人也可以有非常不同的需要。如果我自己的子女要在英國生活,我一定會毫不猶疑請她幫忙照護。

Klaus (來自奧地利維也納

En 2012 me quedé en casa de los Razvi y con ellos disfruté de una experiencia extraordinaria. En todo momento me sentí integrado en la familia con la cual tenía y sigo teniendo una muy buena relación. Viven en un barrio muy tranquilo y acogedor, y en la casa tienen disponible un dormitorio para acoger.

2012 年我和Razvi一家人同住,我非常享受那一段時間。我覺得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現在我們仍然保持很好的關係。他們住的地方周圍環境很好,而家中也有一個房間可以讓寄宿生使用。

Pablo  (來自西班牙塞維爾)

—————————————————————————————————————————————–

我仍然记得我第一次遇见Zakiyah的场景,她的多语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认识她的两年里,我觉得我们不仅仅是学生和监护人的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出于朋友之间的关心。每当我感到彷徨,困扰,烦躁的时候,她总会是那个我想要寻求帮助的人。她丰富的人生经验,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料总能够减退我的思乡之情。对于监护人来说,帮助我们快速融入新的环境实在是太平常了,因为这是他们应尽的责任。可是Zakiyah做到的却不止如此。她会不时带我去剑桥,去一些别样的活动从而对这个城市,这里的文化有更深的体验。我很庆幸我两年前认识了她,虽然她已经不是我的监护人,但我们会一直保持联系。

我至今仍然記得第一次和 Zakiyah 見面時的情況,因為她的語言技巧讓我留下深刻印象。在這兩年間,我們成為了好友,而不只是學生和監護人之間的關係。每當我感到沮喪氣餒,她總是我選擇的傾訴對象。她豐富的人生經驗、無微不至的殷切照顧和關懷,經常都能幫助我稍減思鄉之情。在你初到異地開始新的學習生活時,監護人幫助學生適應新環境是正常的事,也是他們的責任。但Zakiyah所做的不只是這些。她帶我遊覽劍橋,讓我有機會探索各種新體驗;也帶我出席一些特別活動,讓我大開眼界,增加對這個城市的認識,了解當中的獨特文化。我很慶幸兩年前能認識到Zakiyah,雖然現在她已經不再是我的監護人,但我們會一直保持聯絡。

Jia (來自中國上海)